喜乐彩试机号|喜乐彩开奖记录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知之匯>知之案例

鄭某某、吳某某、劉某某、馬某某假冒注冊商標案
---2018浙江法院十大知識產權案件備選
來源:省高院發布日期:2019-04-11瀏覽次數:字號:[ ]

?

【裁判要旨】

一、非法經營數額是侵權產品的價值,產品已銷售的應按照實際銷售價格確定。合同金額可以體現出實際銷售價格,只是由于犯罪活動被發現而未能收到全部合同價款的,非法經營數額仍應根據合同金額來認定,不能限定于實際收到的價款數額。

二、違法所得是犯罪分子因實施犯罪活動而取得的全部財物,不應扣除犯罪分子為實施犯罪活動所支出的稅費,以及運輸成本、倉儲成本等犯罪成本。

三、單位犯罪和個人犯罪雖然在客觀上存在諸多差異,但為加大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對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至第二百一十九條規定的行為,單位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已從個人犯罪標準的三倍調整為相同。

四、假冒注冊商標罪的核心在于未經商標權人許可而使用商標。雖未參與初始階段“以假充真”的犯意共謀,但在事后積極供應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犯罪分子,應當認定為假冒注冊商標罪的共犯,且其所起作用較為重要,不能認定是從犯。

?

【推薦理由】

大型建設工程中承包方采購人員與材料供應商共謀使用假冒他人品牌的建筑材料的現象多發、易發,需要精準運用刑事手段予以打擊。本案在犯罪分子的犯罪地位、違法所得、非法經營額、定罪量刑標準等問題上作出了詳細分析,具有一定的借鑒和示范價值。針對實踐中常見的多名犯罪分子分工實施共謀聯絡、造假供貨、違法串標的現象,將這些犯罪分子均認定為共犯且不認定從犯,以此嚴懲整個犯罪鏈條上的犯罪。針對實踐中普遍出現的工程材料款并非一次性結清,部分款項因犯罪活動被發現而未及時收取的現象,應堅持按照能夠體現實際銷售價格的合同金額來準確認定非法經營數額。針對犯罪分子經常提出的違法所得應扣除犯罪成本的辯護意見,從違法所得的性質和概念入手滌清爭議。對實踐中仍較為模糊的知識產權單位犯罪定罪量刑標準問題,予以了重點闡明,明確了單位犯罪和個人犯罪定罪量刑標準相統一的現行刑事裁判規則。同時,本案對所有被告人均判處了較高額度的罰金,使其不在經濟上占到便宜,有力地震懾了潛在的違法犯罪分子。

?

【案例索引】

一審:安吉縣人民法院(2017)浙0523刑初491號

二審: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浙05刑終187號

?

【案情介紹】

2013年6月至2015年10月,鄭某某以上海良工閥門廠杭州銷售處的名義,多次與浙江漢爵科技有限公司(現更名為漢鼎宇佑信息產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漢爵公司)簽訂閥門和過濾器采購合同。采用偽造“永德信/YDX”品牌產品商標標簽、合格證及檢測報告的方式,偽造了假冒“永德信/YDX”商標的閥門供貨給漢爵公司用于安吉商會大廈項目建設。鄭某某非法經營數額718534元,違法所得15萬余元。后鄭某某投案自首,主動賠償218000元,取得了商標權人浙江永德信銅業有限公司書面諒解,并預交了案款30萬元。

2013年6月至2014年7月,馬某某作為漢爵公司項目工程部工作人員,與吳某某共謀將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給漢爵公司,用于安吉商會大廈項目建設。后經吳某某與劉某某協商,由劉某某從他處采購貼牌的假冒“新菱/SINRO”品牌的電動閥門,由吳某某出面與漢爵公司商談有關電動閥門采購事宜,劉某某具體負責供貨,二人共同偽造產品配套的合格證及檢測報告,假冒廣州新菱(佛岡)自控有限公司生產的正品“新菱/SINRO”品牌電動閥門。期間,馬某某利用自己掌握采購底價的條件,幫助吳某某報價,以提升利潤空間。吳某某、劉某某非法經營數額為516196元,馬某某非法經營數額355000元。吳某某違法所得數額226045元,劉某某違法所得數額118960元,馬某某違法所得數額30000元。事后,吳某某、劉某某分別登報向商標權人致歉,并賠償經濟損失,取得了書面諒解。馬某某預交案款3萬元,擬用于退贓。

安吉縣人民檢察院指控鄭某某、吳某某、劉某某、馬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向安吉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

【裁判內容】

安吉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鄭某某、吳某某、劉某某、馬某某的行為均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罪。鄭某某系自首,依法減輕處罰;能自愿認罪,已賠償損失并取得書面諒解,酌情從輕處罰。馬某某系自首,依法減輕處罰;能自愿認罪,積極繳贓,酌情從輕處罰。吳某某、劉某某如實供述罪行,依法從輕處罰;能自愿認罪,積極賠償損失且取得書面諒解,酌情從輕處罰。綜上,該院于2018年7月23日判決:1.鄭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六萬元。2.吳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三萬元。3.劉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二萬元。4.馬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5.依法分別追繳鄭某某違法所得人民幣十五萬元、吳某某違法所得人民幣二十二萬六千零四十五元、劉某某違法所得人民幣十一萬八千九百六十元、馬某某違法所得人民幣三萬元。

一審宣判后,吳某某、劉某某不服,向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經全案審查,原審并無不當。1.非法經營數額認定問題。第一,吳某某上訴稱應按其實際取得的價款而非合同金額來認定非法經營數額。但是,非法經營數額是指侵權產品的價值,對已銷售的侵權產品的價值,應按照實際銷售的價格計算,本案合同金額可以體現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實際銷售價格,故按照合同金額認定并無不當。并且,非法經營數額在二十五萬元以上的,起刑點即為三年有期徒刑,故無論將非法經營數額認定為516196元還是吳某某所稱的419136.2元,均不會產生量刑畸重的問題。第二,劉某某上訴稱應按其向吳某某的報價而不是按吳某某向漢爵公司的報價來認定其非法經營數額。但經查,吳某某、劉某某系共同犯罪,均應為全部犯罪行為承擔責任,故按516196元認定其非法經營數額并無不當。2.違法所得認定問題。第一,吳某某上訴稱應扣除其給馬某某的3萬元好處費。但經查,該筆費用并未計算在其違法所得數額內。第二,劉某某上訴稱非法所得應扣除稅費、運輸成本和倉儲成本。但是,違法所得是指犯罪分子因實施犯罪活動而取得的全部財物,不應扣除犯罪成本,故未將上述成本從違法所得數額中扣除并無不當。3.定罪量刑標準問題。第一,吳某某、劉某某的犯罪屬個人犯罪,按個人犯罪標準定罪量刑并無不當。第二,2007年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六條已統一了單位犯罪和個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2004年司法解釋中關于單位犯罪標準是個人犯罪標準三倍的規定已不再適用。4.犯罪情節問題。第一,吳某某、劉某某所具有的如實供述、自愿認罪、積極賠償并取得諒解的情節,原審均已予以認定。第二,非法經營數額在二十五萬元以上或者違法所得數額在十五萬元以上的假冒注冊商標罪,起刑點就是三年有期徒刑,原審對其二人判處三年有期徒刑,已屬“情節特別嚴重”情形下該檔次最低量刑。第三,吳某某、劉某某上述所述情節,均是從輕處罰的情節,不同于同案犯鄭某某具有的自首這一減輕處罰情節,故不能突破“三年有期徒刑”的量刑檔次。5.從犯及緩刑適用問題。從犯是指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罪犯,劉某某負責全部假冒“新菱/SINRO”商標商品的供貨,并共同偽造產品配套的合格證及檢測報告,所起作用較為重要,不能認為是次要或輔助作用,故不屬于從犯。劉某某上訴要求對其適用緩刑,但理由不足,一審對其不適用緩刑并不違反法律規定。

綜上,該院遂于2018年11月12日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附:生效裁判文書(2018)浙05刑終187號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喜乐彩试机号